26 8月

我并非不爱交际,而是很忙

文 / Marco Tabini:作家,也是位半路出家的商人,近些年在php[architect]Macworld发表过文字。

原文链接:http://blog.tabini.ca/i-am-not-an-introvert–i-am-just-busy-/

编译 / 白云鹏

数周以来,我一直在与一个非常奇怪的BUG做斗争。我创建了一个服务端进程,用来打开一个与服务端的持久连接,来验证终端用户,然后执行一系列的流操作。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进程发生了套接字泄露。尽管不是很频繁,但却是个问题。运行一段时间后,机器的资源就要被耗尽,由于队列请求得不到满足,也变得不稳定。

这让我感到崩溃,我无法弄清楚问题所在,把时间花在了重启服务和与代码对视上。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不在办公室,也不在办公桌前,电脑也找不到了,这是什么鬼地方?

周围还有一些人,非常嘈杂,看起来像是个什么聚会。

我的手为什么是湿的?你瞧,冒着泡儿的黑色饮料,看起来像是可口可乐。就是可乐。喝起来冰冰凉,但却没有冰。白色的纸巾已经被浸透,边缘部分也被我撕掉了,我猜想我应该到这里会儿了。

我想起来了。这是Dan邀请我去参加的公司聚会。Dan这个人不错,但我们极为不同,他很健谈,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他是位保险从业人员吧。

我至少用不着穿正装去参加聚会,也不会穿得像那个等电梯的人那样呆板,不过说真的,谁会穿个帽衫去参加公司聚会呢?
没人在乎的,这个人在等电梯,所以他可能已经上了电梯。不过你瞧,老兄,别再看iPhone上的Facebook帐号啦,否则你会错过电梯的。灯已经灭掉了,电梯马上就到……可你还是错过了,你可真够笨的……

不会吧!

这个人根本没注意电梯,他还是错过了。

我敢说你已经明白我的代码问题出在哪里了。如果远程服务挂起,而我却等待自己的认证令牌,我的应用就不会提醒,报错,这样就会发生套接字泄漏。

就是这样,两个星期的痛苦挣扎后,在满是保险销售人员的办公室我想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需要马上离开去验证这种办法是否奏效。我正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Dan和另一个人面带微笑地走了过来。

诶,我想我是走不了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冲我来的。可你知道吗,Dan,我不能再聊了,我的想法就像被挂起的线程一样,不能再废话了,否则随着时候的推移,我会忘记的。

嗨,这位是CEO。嗯,很高兴见到你。一番寒暄后,我不能忘记那该死的电梯和认证令牌的事儿。没错儿,Dan是个不错的家伙。哦,他跟您说过我吗?真不错,我敢肯定他没跟您说过您实际上正在阻止我解决我那该死的问题。

别管怎么说,他们离开了,我可能搞砸了,他们可能认为我不可思议,不合群。我真的不需要在意这些,因为我最终修复了那个愚蠢的BUG。

在其他人用什么高招变着法儿地浪费我更多时间之前,我就要按下电梯的按钮。我肯定会这么做。我还有BUG要修呢!

http://www.csdn.net/article/2014-04-15/2819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