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6月

10岁起编程,并不认为自己是“黑客”

文 /  Liz Denys: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数学和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双料学士。

原文链接:http://blog.lizdenys.com/2014/01/03/i-do-not-feel-like-a-hacker/

编译:白云鹏

我10岁的时候在学校接触到了Logo语言,用它几乎对每一个练习进行泛化(这都是一些同学没兴趣做的事)。但我并没有受到老师的表扬反而被批评不务正业,因为他们认为这更难去评分。

第二次接触编程是13岁时,我开了博客,穿梭于其他人的博客之间,学习了HTML和CSS标记语言以及PHP,当时我还没意识到这是编程的另外一种形式。

第三次接触编程是16岁时,帮高中学校辅导员开发一套内部注册系统。这是我第一次做被称为“编程”的事情。虽然我承担了大部分工作,但另一个人却得到了几乎所有的称赞,这使我感到沮丧。

大学一年级,第一次所有人对我在编程方面表露出肯定。我果断从数学与经济学转到数学与计算机专业。我意识到,之前所经历的消极氛围,不是因为世人对编程不感兴趣,而因为我是女孩。

我比当时年龄相仿的女性有更多的机会,但经历却不是那么“正面”,这使我感到气馁。许多成年女性从未意识到“编程”或“黑客”是女人可以做的事。对她们来讲完全是被忽视的领域。我有时会认为软件领域的性别歧视不复存在,至少正在隐去。但可悲的是,这些问题并未消失。

美国著名技术作家Paul Graham曾说:“天知道如何让一位13岁的女孩对电脑感兴趣。我们无法使这些女性以黑客视角或从Facebook来看世界,因为在过去的10年间,她们根本没有过黑客行为。”

我不认为Paul Graham所说恰如其分。很多女性在过去没有“黑客”行为的问题,很多男性工程师也同样存在。有些人是有机会在早期成为“黑客”的,我便是幸运儿,但彼时我并不晓得。我认为自己有资格称为“黑客”的理由是早年有广泛的编程经历,但又感到永远无法成为真正“黑客”,因为我不符合人们对“黑客”的传统印象,比如我的着装、规律的作息

以及我不是男性。我想知道,过去10年一直编程的女性,有多少人一直以来都没能意识到自己是黑客呢?

女性在“黑客”群体中缺乏代表性不是因为她们缺乏兴趣。上面所说的被忽视以及性别歧视问题逐步地将女性排挤出了这个圈子。我不知道如何完美地回答怎样让13岁女孩对计算机着迷,但我明白首先要让她们在这个领域不被忽视。除了无法自我认同“黑客”的刻板印象,开始编程的年龄过晚也导致需要加倍努力工作,快马加鞭成为一名“黑客”。女性和还没有成为“黑客”的人真的需要花费必要的时间去追赶。

http://www.csdn.net/article/2014-03-17/281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