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11月

上海游记

难得有机会在这个年龄在短暂的时间内完成了诸多人生的第一次。

第一次坐火车,还是高铁。别笑我,怎么连火车都没坐过?是的!但这的的确确是第一次去北京以外且不是必须坐飞机或者坐城际长途车也能搞定的城市——上海。讲老实话,身处北京,我对上海并没有太多的向往,知道关于上海的信息,最多也就是从长辈口中闲聊得到的。中国的高铁列次以G打头,即汉语拼语Gao的首字母,一般来说高铁列次发车不会太早,亦不会太晚,这有点儿像远郊地区的长途客车啊!所以,为了在上海停留的时间更长,回来的时候自然选择了飞机。这全世界的列车大概都差不多,这点没有太多的差异感,高铁没有想象的那么酷,尽管很多朋友推荐,个人感觉,还是选择飞机更便捷。

第一次吃上海的馒头。这是有备而来的。我知道馒头这东西,是从一本书中读到的,数年后认识了上海人,才知道上海人所谓的馒头,其实是包子。这样一来,我就更好奇了。所幸此次下榻宾馆附近就有巴比馒头,我无论如何也先买来了一个,尽管一会儿去吃下面要说的,更是有备而来的功德林。为什么只买一个?留着肚子呗!这食品应该不算什么高档货,但是一口下去,外面的包子皮像棉花桃,里面的汁水甜甜的,也不油腻,好吃!这个时候已经朝地铁方向走出了200米,果断回头,又买了两个,一下吃光。有点儿遗憾,此馒头非生煎,看到过这样一段描述生煎馒头的文字:“皮薄不破又不焦,二分酵头靠烘烤,鲜馅汤汁满口来,底厚焦枯是败品。”这不仅介绍了生煎馒头的优点,也提醒食客,凡是“底厚焦枯”的可以不买,其至“罢吃”。底酥、皮薄、肉香。一口咬上去,肉汁裹着肉香、油香、葱香、芝麻香喷薄而出,味道一级!下次再来,但是,巴比馒头,我爱你!

第一次坐了上海的地铁。尽管全世界的地铁模样相似,但是,比如我们是双轨,有些国家是单轨(monorails)。北京的地铁刷卡处的开关门是一开一闭的方式,上海的是个三根铁杆旋滚,容易被硌。买票的时候,哗啦啦,找给了我不少一元硬币,沉,费衣兜儿。上海地铁分段计价,换乘倒是不单收费。但这些不足北京地铁全无。当然,喜欢找硬币这不能算是地铁的专利,上海地区就是流行找硬币,我在全家(FamilyMart)买水也是如此。

第一次大致了解了上海的行政区域划分情况。上海不像北京,以天安门为中心画同心圆。而是被黄浦江隔成了两部分——浦西和浦东。上海地区貌似没有类似北京的内外环一说,比较繁华的区域有:豫园人民广场、南京东路步行街、淮海路、外滩、浦东陆家嘴徐家汇等。我这次没有机会去浦东更多的地方,下次要补上。

第一次乘坐船长5号游轮夜游黄浦江,尽赏魔都靓景。如果北京像个爷们儿,那上海就是位丽人,秀外慧中、国色天香。可谓玉宇妍姝,此处就不太过粉饰夸赞了。乘坐环绕陆家嘴的观光大巴,浏览东方明珠塔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以及建设中的上海中心大厦,初次相见而似曾相识。当天早些时候,还去了宋庆龄陵园,这里是以前的上海万国公墓,早年从家父处便耳闻这个地方,因此也是初次见面而似曾相识的感觉。

第一次独自行走上海的夜路。路边的小饭馆与北京别无两样,在宾馆对面,也有和北京很像的大排档,过去看了看都有什么货,差不多,价格也差不多,但是,臭豆腐,北京的大排档没有卖。

功德林南京西路店是此次旅行的尾声。老友调侃我,让我来上海一定去品尝我念念不忘的功德林美食。我如约而至。顺路将一件优衣库(UNIQLO)轻型羽绒背心照单收下。功德林餐馆虽烹调素食,但是社会餐馆,素菜荤烧,规定厨房不允许带进荤腥儿。我点了挂炉烤鸭、菜心海参、四喜烤麸和椒盐排条。什么?不是素的?都是素菜,所谓的烤鸭是用油豆皮制成,海参的原料是香菇和魔芋,形态逼真,味道鲜美绵甜。很赞的!登机前,相识多年却未曾谋面的朋友赶来机场与我见面,一番热情专注的交谈后,彼此道别并期待再见。

最后要说说对上海的城市印象:气候比北京湿润,风格比北京西化,楼高路窄。选择11月份去上海的朋友,还是少穿点儿,不妨提前看看天气预报。连续颠簸,四处游览,好像记不清过了几个时日,但这几个第一次是忘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