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9月

音乐中的旋律与升级

偶尔倾听美妙的音乐,不禁会想,这样的音乐,为什么会让我心弦颤动,甚至热血涌起。当然,这里只从音乐方面给与探讨,而不掺杂任何情感的因素。

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有有言:“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前一句描写了胜状的盛大场面,气势磅礴。这与音乐中的旋律异曲同工,也是格调。《岳阳楼记》中的格调升级激起的波澜,音乐中扣人心弦的旋律与其如出一辙,这当然不分谁与谁的先后,音乐和散文本来都是精神实践的作品。那么何为升级呢?

热血涌起的起因不在于先前描述的场面,道理何在?两个关键字——“备矣”和“然则”。

何为“备矣”?—— 前人的记述已经很详尽了。然则——既然这样……在盛大场面的描述淋漓尽致之处指出前人之述备矣,此时读者的心情犹如倾听美妙音乐时旋律升级前的伏笔。“然则”又使读者,也使音乐的倾听者心绪得到了放松,看到了又一村的景象。于是,音乐也好,散文也罢,格调就在这个时候得到了绝美的升级。抑扬顿挫之美或醉人愁肠之意让人性融化于其中。

这样的技巧运用越多,音乐听起来则越是充满感情。华彦钧的代表作《二泉映月》则可以算是此类情况的典型作品。音乐中颠簸起伏的旋律配合无与伦比的现实格调。真的让人身临其境。

26 9月

物殇

宇宙浩瀚, 冥冥中有其规律。混沌爆发出日月星辰,日月星辰中有江河湖海。然而,万事万物的永恒之处在于规则之中?抑或只在乎人心之间。这样的问题对于一个生命个体来说,显然是过于宽泛,难以回答。既然看不到尽头,那么走不到尽头而半路夭折则不算鲜见——于是“殇”之所依,又所得何物呢?人们所追求的永恒看起来真的活在人心之间,而万物之殇却蕴其规律之中。

所得之物,应该是此般过程,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也展现了这样的结果。